臨玉

臨也LOVE
近期戰國鍋沉迷ing

【BG蛇鼬】O.I.

好棒...

闲时匿:

给机油的蛇鼬BG小故事,设计师蛇与性转女外交官鼬,大纲文。不打tag

因为不是服装专业,所以里面出现的任何对设计和走秀的描写都是个人XJB猜测,不要笑出声。

——————————————————

他们一个是新晋的怪诞设计师,一个是优雅美丽的女外交官。完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一个是幻象,一个是理性。

但开始不需要因由,设计师对外交官一见倾心。

唯一的因由是过分美丽。

她的世家气派,出现在新闻上的犀利言辞、翩翩风度,和她私下里的慵懒闲适,休闲装的怀里抱着博美,细白的手指在街头抄起一片金黄落叶,一切都让他心仪心折,举手投足都是他的灵感,是他的火。他要把她当作自己的缪斯,打他第一次在荧幕上见到,就只想为她倾尽自己所学。他创办个人品牌,大胆用他们两个名字的首字母命名。O.I.,由零至一,从无到有。


最初的设计富有立体和激情,充斥几何线条,极简剪裁,铁灰,石青,砖红,层次递进的黑,纤细金属。他绘制手稿时,一边视频里正无数次重播她的发言,她像是现代都市拔地而起的玻璃大厦,棱角分明,虽然自身不必发光,却能将所有的阳光汇于一身,这绚丽让他迷恋。此时他崇拜她。

她同样在网络上知道这些,当成一种赞美,并礼貌地回复了亲笔感谢信。因为这一场契机,他们有了一些私交。他接下来一两年的的设计令人大跌眼镜,再也找不到往阴冷与反叛,日渐柔软,材料变成毛线,羊绒和皮革,色彩变暖红,衬在模特涂满白色油彩的肩膀和手腕上。

机缘巧合,设计师做了外交官一段时间的造型师。他收敛自己所有的张扬,让她端庄且妩媚,不容侵犯又明艳动人。她穿着他手里挑选的套装出入各国,他和他的衣服一同陪伴她。

他们很度过了一段同志般的时候。不是设计师和外交官,出于男人和女人,吸引和热情。


然而,外交官和设计师,纵情和政客。出于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原因,外交官辞退了他。


设计师风格骤变,那一季的主题是白天鹅,然而模特的装扮却是完全的黑,沉闷的,破碎的,重构的。模特的脸上都带着面具,只有压轴模特一袭白衣,穿着灵感来自俄罗斯芭蕾舞裙的设计婚纱。她挽着设计师的手臂步步走上T台,背景音乐响起春之歌。那个模特是他亲自挑选的,脸孔有几分像外交官。

这场秀引起极大争议,媒体疯狂追问设计师关于婚纱和外交官,但设计师拒绝了一切相关采访,而后被封杀。

“she is my sin。”

他最后留下这么一句。


外交官学过十年芭蕾舞,虽然他们在一起时只跳过华尔兹。

O和I,男人和女人,进入和接纳。


后来外交官一直没有结婚。外界对他们的绯闻一直越传越烈,私生活作为脏水泼向一个女性从政者。他们从不回应。

15年的一个春天,41岁的外交官死于宿疾。这发生在设计师被封杀的三年之后。她的葬礼有一分钟的新闻报道,其中十秒被各大媒体疯传,称她在遗嘱里说,把自己的私人物品都留给设计师。

其实很少,只是一些衣物,书籍,日记,珠宝盒,香水。一盆绿色植物,两条金鱼。一红一黑。

她什么都养不活,她忙极了。设计师带给她最好养的金鱼,出于私心,选择了他们的颜色。

设计师才知道外交官也在爱他。

他重回行业,自行成立工作室,用先前全部积蓄最后做了一次设计。

“远飞之鸟”

会场空灵近乎梦幻,舞台全部由LED灯光铺就,仿若流淌星河。身着羽毛和瀫纹纱的模特,由小女孩,到少女,再到成年女人,提着风灯,捧着透明圆形鱼缸,腰间佩剑。

她们面容沉静,唇角似带着微笑。童女的悲悯,少女的清澈,女人的淡然,次第经过观众面前,是说不尽道不明的一生。

秀以沉思闭幕。灯光亮起,设计师胸前佩着他曾为外交官设计的宝剑胸针出现。

他瘦了很多,甚至头发半灰黑。然而他身着正式的礼服,长发束起,腰杆挺直,在所有媒体前微笑着对外交官表白。


——给我的灵感之源,我的生命之光。

我唯一的爱人。

   
© 臨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7)
  1. 臨玉闲时匿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
  2. 空岛默片闲时匿 转载了此文字
    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