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玉

臨也LOVE
近期戰國鍋沉迷ing

战国锅小区二三事(八)

前田と栗林:

·小区报复活!艾玛布告栏这灰(扫(好意思说咯

·全然自我流 说白了就是不要高看这东西的文化程度(

·战国锅小区说不定要走向世界啦!(gunnnn

 

10

讲一个战国锅小区八卦网络里流传已久的传说吧。

据说,在信长家房顶告白的话有百分百的成功几率。

不过其真实性着实无从考据。

也许这只是战国锅八卦网的主要运作人之一德川家康括弧大御所某天看对面楼顶的糟心情侣又在开心地放呲花一个心血来潮就把这条加进了战国锅小区的传说列表。

毕竟这俩人也算是战国锅小区里唯一一对在黏黏糊糊搞对象的,情侣效应懂不懂不。

所以当这个消息几经流转传到了大石主税的耳朵里时,他有点动心了。

 

“爸爸。”

“嗯?”正专注于窥探本期杂志隐藏页的大石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

“爸爸。”

“嗯我听着呢。”完全没有在听。

“吉良桑要嫁人了,请帖都送过来了。”

“哦哦哦……什么?!?!”大石一摔杂志抬起头,发现主税正用复杂的眼光盯着他。

“行行行我想说啥我听我听。”大石随意地举了举双手表示投降,换了个比较正经的坐姿,“说吧儿子,是不是又在感情路上遇到坎坷了,那爸爸我真是太开心了哈哈哈……”

“爸爸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主税生气地鼓起腮帮,“我现在可正是顺利的时候哦。”

“哦。”大石面无表情的棒读。

儿子恋爱都谈自己前面去了还有没有天理!

“啊对了,”主税一拍额头,“我是想跟爸爸说,可不可以请你明天下午五点去一下安土雅筑的楼顶。”

“去那干啥?陪糟心情侣放呲花啊。”

“不是啦,总之,你去了就知道了。”主税调皮地眨眨眼。

“恩,行。”儿子让去哪就去哪,我就是这么一个慈祥的爸爸。

“诶对,你跟yasusu到底准备啥时候分?”

“不会分的哦爸爸。”

“……切。”

 

 

“……啥玩儿意……?!!!!!”喷了一地茶水的yasusu愤怒地一抹嘴,“你要撮合昼行灯和吉良?!逗呢!”

“那个……”主税怯怯地缩了缩脖子,“毕竟是我害的现在全小区都以为爸爸喜欢信长桑……”

“没事没事,”yasusu拍拍主税的肩膀,“昼行灯一直很适合这种第三者角色。”

你面前的可是昼行灯的亲儿子啊喂安兵卫桑。

“…………”主税更萎靡了。

看着对方因为自己的话而无精打采的样子yasusu不知为何有点内疚。

“主要吧……”yasusu撩了下前发,“对方可是那个吉良啊,我们的队长和仇敌搅在一起这……成何体统啊。”

“可是吉良桑也经常送吃的给我们也经常跟我们一起去唱KTV啊,还不够不成体统吗?”

“这……”亚苏苏一时语塞。

“等他们在一起之后再取下吉良的首级也不迟吧,”主税抬起头认真的看着yasusu,“即便短暂,我也想让爸爸感受到爱情的温暖。”

“……………………”yasusu瞪大眼睛看着主税说不出话来。

“嗯?”主税歪了歪头表示疑惑。

“你这孩子……意外地很残忍啊……”

“?我有说错什么吗?”

“……没有没有,”yasusu摆了摆手,“不过话说回来,到底要怎么撮合他们俩搞对象啊……”

“是啊……话说回来,到底怎么才算搞对象呢……”

两人无言地看了一眼窗外。

“阿兰!看!我刚从那边摘的!”信长从身后拿出一朵小花。

“啊……好漂亮,谢谢信长大人。”兰丸乖巧地任信长将那朵小花戴在他的耳侧,笑靥如花。

“不过信长大人,小区里的花摘了……是要罚款的吧?”

“呀!真的吗!那我们赶紧趁物业还没找过来快跑!”

“好的~我永远追随着信长大人!”

“我也只有你啊阿兰!”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大概……这就叫搞对象吧。”主税和安兵卫目送着信兰手牵着手傻笑着跑远的身影,异口同声地。

 

当吉良打开家门口的信箱发现一封匿名信的时候,已经很淡然了。

【明天下午五点 安土雅筑楼顶见】

“嗯……”吉良摸着下巴仔细端详,“看这个字体,是安兵卫啊……”

长期被某小团体的匿名信轮番轰炸的结果是吉良已经练出了看字迹识人的技能。

“安兵卫找我会有什么事呢……”吉良拿着信进了屋,“该不会是介绍对象什么的吧哈哈怎么可能……”

………………你还真猜对了。

 

于是当第二天下午五点悄咪咪地爬上安土雅筑楼顶的大石第一眼就看到正凭栏望风景的吉良时,当时就吓长个儿了。

赶紧找了个有挡头的地方猫起来,大石掏出手机啪啪开始按。

还没等按完一条信息就飞进来,大石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发信人:主税

  主题:(╯·ω·)╯

  内容:爸爸加油】

加什么油你小子在哪偷窥呢也不提前告儿我一声是来见吉良我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换!

大石将胸中凝结的千言万语汇聚成一个字发送。

【好!】

深吸了一口气,大石一下子站起来冲向吉良,“嗨~~~~~吉良桑~~~~~真巧啊你也来这看……看太阳啊~~~~~~”

太着急了表情一时间没控制好,看起来活像个通敌卖国的奸细。

完,这什么鬼开场白。大石在心中自扇了两个嘴巴。

没想到吉良看到他之后反应意外的激烈,他抖着手指向大石颤抖地出声,“不可能……那个字体……明明是安兵卫的啊……”

他怎么可能会认错AKR每个人的写字习惯!这是对他自尊的打击!

“诶?”还没调整好表情的大石完全没有跟上对方的思维。

“啊————————————”趴在对面楼阳台监视情况的主税和安兵卫两人一下子就萎了。

搞毛啦!让他俩搞对象还不如直接讨伐呢!浪费时间!安兵卫无声地跟主税抗议。

再看看、再看看情况啦。主税双手合十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两人又探出脑袋观察起了对面楼顶。

 

“别理我让我静静……”吉良趴在栏杆上,把头埋进双臂里。

“哦,哦……”大石愣愣地应了一声,也像吉良一样趴在栏杆上,“那我也静静。”

…………………………静。

对面的yasusu已经咬牙切齿到要爬上阳台蹦过去了。

“别啊安兵卫!”主税死命拽着要过去跟那俩傻蛋拼命的yasusu,一个急中生智,“安兵卫我喜欢你!”

“…………哈?!”安兵卫吓的差点没真掉下去,“你说啥呢!”

“在那边告白不是成功率百分百吗……我寻思着那这边成功率也得有个百分之八十吧……”

“……我我我我我我我不同意!”安兵卫扭过头去别扭地咳了两声。

“诶————”主税眼泛泪花。

“我觉得告白这事儿吧,得我先来。”背对着主税的安兵卫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嗯?!”主税欣喜地抬起头。

“所以这次不算。”

“好好好!那你什么时候跟我告白……”

“等着吧,首先不是得先解决那俩人吗。”安兵卫指了指还在楼顶静静的大石和吉良。

 

这边厢的大石也终于是静不下去了。

“吉良桑啊……”

“嗯……?”吉良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很低落。

“你可……千万不要死啊……”本来就很小的声音因为埋在手臂里变得更小了。

不过吉良还是听见了。

“你说什么呢?一直想要我命的不就是你们吗。”吉良抬起头来问他。

“我的意思是……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大石依旧哼哼唧唧。

吉良疑惑地挑了挑眉,“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感觉对方好像下了很大决心做了个深呼吸,终于抬起头来正视着自己的眼睛。

这不是长的挺帅的吗,吉良心中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

“吉良桑,我的意思是……”

“喂!!!天天老上别人家楼顶整这些个情深深雨蒙蒙的有意思吗!!!你们再这么的以后我家房顶要收费了啊!!!麻溜儿地下来!!”信长非常适时的拿着小喇叭站在楼下喊道。

大石一口气堵在胸中好悬没憋死。

吉良慌慌张张地看着两边,完了看大石这一脸生无可恋果然情殇难愈啊。

信长桑你惹的桃花债太多了,吉良无奈地摇了摇头。

主税和安兵卫这下是真萎了。

一直站在主税和安兵卫身后看热闹的大御所一边摇头一边咂了咂嘴。

这也不算告白啊。

在信长家房顶告白百分百会成功依旧还是个真实性无从考据的战国锅小区的传说。


   
© 臨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3)
  1. 臨玉前田と栗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