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玉

臨也LOVE
近期戰國鍋沉迷ing

战国锅小区二三事(六)

前田と栗林:

·更一眯眯证明我还活着(

·我决定把广场舞战争写成剧场版下个月上映(什么玩意儿

09

战国锅小区里总有一些谜之人际关系。

比如满所跟四郎还有半兵卫是无话不谈的心友。

主税曾经好奇地问过满所一般都聊些什么话题,满所状似深沉地思考了一下,“嘛……大概就是些成年人的话题吧(笑)”

主税吓坏了。

不过大石听说了这件事后只是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这就是长的相像的人之间的自然引力啦不要多想。

主税想了想爸爸那张一见到隔壁江户锅小区的纲吉就像吃了翔一样的脸,觉得这句话并不可信。

的确,在战国锅小区,并不是只有长得相像的人才关系好,还有另一种情况。

比如,大御所和家铃。

这俩人作为战国锅小区八卦网络的主要运作人,不管是谁听到什么风声另一人马上能感应到,已经不是用关系好能形容的了。

尤其是这俩人用扇子掩着嘴坏笑的时候,简直像的跟一个人儿似的。

本来不就是一个人儿吗。后城市已然眼神死。

不过杜金家康好像被莫名地被排挤在外。

百思不得其解的杜金家康决定当面问个清楚,于是给另外两人寄了……挑战状。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今晚6点安土雅筑楼顶见,我会一直等你们的。”这个几个字儿愣是洋洋洒洒用了一张A2纸,还是搁红墨水写的,大御所和家铃看完就吓pee了。

这摆明是要决斗啊,对方一定是觉得小区里有一个家康就够了要灭我们的口啊!

自认绝对打不过黑社会的大御所和家铃当然没有赴约。

楼顶独留杜金家康一个背对夕阳孤独的剪影。

所以说黑社会的心灵也是很纤细的啊况且我真的不是黑社会啊!

你是不是黑社会我不管但你能不能别赖在我家房顶上不下来信不信我打电话给你们那个信长领你回去啊!!红信长在楼底下拿着扩音器大喊。

啊,说到小区里的两位信长大人,他们的关系非常微妙。

倒不是强者之间的相斥反应,不如说是红信长单方面的在疏远杜金信长,带着他的兰丸一起。

不过杜金信长对此并没有十分介意的样子,每天还是该吃吃该喝喝该溜杜鹃溜杜鹃,偶尔碰见兰丸独自一人还会亲切地跟对方打招呼,不过每次兰丸说看到了杜金信长大人时自家的信长大人都会顶着一头蘑菇阴暗地躲在房间的角落里画圈圈,兰丸也是不解。

在兰丸的再三追问下,信长终于支支吾吾地开口。

不都说别人家的都是最好的嘛,万一……万一阿兰也喜欢上了别人家的信长怎么办……信长哭丧着脸嘴撅成一个へ形继续低头画圈。

兰丸在心里爆灯了。

tbc

   
© 臨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3)
  1. 臨玉前田と栗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