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玉

臨也LOVE
近期戰國鍋沉迷ing

战国锅小区二三事(五)

前田と栗林:

08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战国锅小区的八卦网络也是异常发达。
当然了,总有那么几个处于神经末梢的例外,也是正常。
“诶你们说昼行灯暗恋的对象到底是谁啊?”金金突然开口问道。
“……呜?!什么?昼行灯有暗恋对象?!”源吾吓的赶紧多扒了两口饭压压惊。
“可是AKR不是禁止恋爱吗?”片冈放下手中的PSV,并不认真的说了一句。
“没关系的!”主税扬起大大的笑脸,“到时候只要说是肉体关系就好啦!”
[你到底是怎么教儿子的啊昼行灯!!!]
以上,出自AKR的例行会议括弧昼行灯不在ver括弧闭。
“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对方是谁啊,你们谁知道啊?”金金依旧不依不挠。
“这种事情你直接问跟昼行灯最亲近的人就好啦~”总右卫门一边补妆一边敷衍了一句。
“最亲近的人……主税吗?不会吧,都说了是暗恋了怎么可能会告诉自己儿子呢?”奥田重盛苦恼地一手撑着脸一手在桌子上画圈。
“可是我爸爸他不让我告诉别人啊……”主税也苦着一张脸支吾道。
[你还真知道啊!!!]
“应该说,你们居然还不知道啊……”安兵卫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开口。
“什么什么!安兵卫知道吗!快说!”金金一下子来了精神。
“不,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安兵卫一脸凝重,“知道了心情绝对会不好的,绝对!”
“天啦噜这么严重!完蛋更想知道了岂可修……”被勾起兴趣的不破正种郁闷地捶桌。
“不说名字的话,给些提示也行啊!”吉田兼亮仍试图说服主税。
“嗯……”被说的有些心软的主税想了想,“那个人用颜色来比喻的话,应该是闪亮亮的红色吧……”
不破正种捶桌的手僵在半空中。
奥田隆盛手一歪,下巴差点磕上了桌子。
总右卫门一使劲粉饼“bia”一声拍脸上了。
片冈一迟钝少按了个键失去了perfec评分。
间光兴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
金金吓的张大了嘴。
源吾也吓的张大了嘴,掉了一地饭粒。
“还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呢……”吉田兼亮干笑着开口。
“是啊……”“没错……”“妈呀……”大家也僵硬着附和。
“我就说你们不要知道为好啊!”安兵卫双手抱胸,一副事不关己别来找我的架势。
“爸爸我可没有说名字你不要怪我啊……”主税还沉浸在暴露了父亲秘密的罪恶感中。
“真的是太、太shock了!不行我要告诉家铃……”总右卫门掏出手机迅速地编辑好简讯点击发送。

于是第二天,【震惊!大石内藏助暗恋已久的对象原来是织田信长!】这一重磅消息遍通了小区的八卦网。
某位无故中枪的闪亮亮的红色大人此时还正兴致勃勃的为即将掀起的广场舞战争选曲。
“最〇民族风好呢还是小〇果好呢?”
觉得两首都不咋地的兰丸也直接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只要是信长大人选的都非常棒呢!”
“是吗?那就两首都用吧!”
“好的!”兰丸微笑.jpg
“啊~~阿兰你刚才的表情真可爱~~~”
“信长大人////”
对面楼的幕府偷窥大队当机立断地捂住了家继的眼睛。
所以说你们这些将军到底是多无聊到要以看别人搞对象为乐啊。

而另一位本该中枪的闪亮亮红色殿下在得知了这个重磅消息之后简直是垂死病中惊坐起,“天哪……大石喜欢的是信长桑吗……心疼大石……”
…………你的确是该心疼心疼他。
本着两边都是自己的朋友但已有姻缘不可拆的原则,吉良赶紧买了一堆好吃好喝准备上门探望大石给予对方一些心理抚慰。
背负着这么沉重的情感负担还坚持讨伐我,你也是挺拼的……站在大石家门口的吉良这么想着,眼角不禁有些湿润。
大石打开门看到提着一堆东西要哭不哭的吉良,一瞬间还以为他是来提亲的。
以前那些早饭没白送啊。大石欣慰的想着。
真是想多了。
到了里屋坐定之后,俩人就开始相对无言。
“咳,”最后还是吉良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大石啊……长痛不如短痛……”
大石心说这开场白怎么有股〇大姐的味儿。
“你暗恋的人是谁我已经知道了……”
“诶、你、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主税告诉你的!”这孩子!不是说会考虑考虑你的事吗!怎么这么快就把我的事捅出去了!
“那个……吉良啊,你听我解释解释……”
“……”吉良深沉地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喜欢有夫之夫都是不对的……”
啥!!!什么!!!沃特!!!天啦噜!!!哦买噶!!!大石的脑内一下子炸开了朵朵烟花。
“吉良你……你什么时候……”
“阿兰也会很伤心的……”
“嗯?!”大石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一脸凝重的吉良,原来你和兰丸……“那信长桑该怎么办?”
吉良心说可算说道点子上了,“所以你还是趁早放弃吧……”
“不行这信息量太大了我觉得我有点眩晕……”大石趴在桌子上,已经呈现出吐魂状态。
吉良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好好想想,我先走了。”
在听到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大石一个猛子蹦起来开始满屋找手机。
“喂,主税吗,是爸爸啊,爸爸失恋了呜哇哇哇哇————没想到、没想到啊呜哇哇哇哇————”

于是又一个第二天,【真相!吉良与森兰丸才是小区真爱!织田信长疑似第三者插足!】这一重磅消息再一次遍通了小区的八卦网。
这次双双无故躺枪的糟心情侣还一脸幸福的在楼顶一边放呲花一边唱敦盛。
对面楼的大御所一边扇着扇子一边感慨哎呀安土城的灯火真美呀。
吉良这下子是真垂死病中惊坐起了。
主税一边安慰着萎靡成一张纸片的爸爸一边祈祷着他可别把怨气撒到安兵卫和自己身上。
所以说,八卦也是猛于虎啊。浅井三姐妹温婉地笑着,品了一口茶。
Tbc

   
© 臨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7)
  1. 臨玉前田と栗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