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玉

臨也LOVE
近期戰國鍋沉迷ing

战国锅小区二三事(二)

前田と栗林:

·小区日报(x

·依旧不造自己想表达什么(



03

信长宅。

气氛冷的如同大石和吉良在乐屋的那次会面。

信长拄着下巴盯着对面表情平稳无波的ミゲル,还是想不出来他突然来访的原因。

虽然自己是很喜欢听他们讲述的海外见闻啦,但四人里真正算得上跟他关系比较好的也只有满所而已,而且,只有他自己这么觉得吗,对面这位千千石君,是不是长得跟他有那么一点些许稍微或多或少……也太像了点儿吧!

ミゲル似乎察觉到了信长的视线,挑了挑眉露出疑惑的表情。

啊,感觉像被年轻时的自己看着……稍微有点哈子卡西/////

……信长大人您的少女心似乎出现的有点不合时宜。

“……信长大人?”ミゲル开口轻唤了一声似乎处于神游状态的信长。

“嗯?啊,对了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满所托我带个消息给您,兰丸大人现在在我们的居所,请您不要担心。”

“啊,是吗……”看来没有走远,太好了……

“又是吵架吗?”

“唉不想多提……是说这个‘又’是什么意思啊?!”

ミゲル优雅地把玩着手中的蔷薇,对信长的怨念置若罔闻,“啊,爱情,真是一种罪过……”

意识到自己跟这人的电波完全不在一个频的信长无力的瘫倒在桌子上,“年轻人,我告儿你你这样可找不着对象儿……”

“不过敢于承担这份罪过就是勇士的表现,信长大人,啊不,勇士,我相信你会成功的。”ミゲル用空着的另一只手随意一挥,又一朵蔷薇出现,ミゲル把它放在信长的手里。

“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啦。”信长不耐烦地抱怨,手指慢慢握住那朵蔷薇。

“那么在下告辞了。”ミゲル起身。

“再坐会儿呗。”信长毫无感情地讲着客套话。

“不了,在下跟七本枪约好了一起去河边抓鱼,已经让他们久等了。”

好像听到了很不符合ミゲル角色设定的台词但是信长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思考所以他决定不多费口舌吐那一句槽,“那拜拜啦。”

“再会。”

 

天正宅。

满所将沏好的红茶端向客厅,“来,兰丸大人,家康大人,利家大人。”

“十分感谢。”

“哎哟不要那么见外啦叫人家家铃就好啦☆”

“是啊是啊叫人家利铃就好☆”

“啊好的,家铃大人,利铃大人,请问二位登门拜访的原因是?”

“当然是☆”

“安抚兰丸君受伤的心灵呀☆”

“耶——!”X2

“对不起,因为我和信长大人的事,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

“啊啦兰丸君不要这样嘛~说到底错的是信长大人啊~”利铃拍了拍兰丸的肩膀。

“说起来,利铃大人也曾经是信长大人的小姓吧?”

“哎呀这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啦满所桑~”利铃用扇子遮住脸娇笑道,“信长大人啊,明明都是四十几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看见什么新鲜玩意儿都吵吵着要。”

“不过,”利铃敛了笑容放下扇子,“对他来说,最珍贵的宝物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呢,你说对吧,兰丸君~”

“……”兰丸沉默地低下头,看不清表情。

“不过,太贪心的孩子也是该适~当的惩罚一下呢☆”家铃俏皮地眨了眨眼。

“是呀,不然哪天连最宝贝的东西弄丢了都不知道呢☆”

“如果只是轻微的家暴事件我会装作没看见的哦~”

“别人家的家事我们可管不了呀管不了~”

被家铃和利铃齐齐注视的满所状似为难地开口,“虽然不太清楚你们要做什么,在下也就当没看见吧……”

“耶——!!”

 

吉良宅。

“嗨。”信长倚着门框,对打开门的吉良抛了个媚眼。

“哟。”吉良一看来人是信长,也帅气地回了个礼。

“你家,有人吗?”信长欺身上前,深情地看着吉良。

“没有哦。”吉良害羞地笑了笑,“进来吧。”

咔嚓。门关上了。

“义央啊我给你讲兰丸他又离家出走了他不要我了义央你可要给我做主啊没有兰丸我会死掉的呜哇哇哇哇!!!”玄关处,信长正抱着吉良的大腿哭诉着现状并开始展望自己悲惨的未来,“我觉得我快要窒息啦!”

吉良抓了抓头发,心说果然又是这种事。

“先别哭了,和果子吃吗?”

“…………我要花生味儿的。”

tbc




   
© 臨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6)
  1. 臨玉前田と栗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