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玉

臨也LOVE
近期戰國鍋沉迷ing

战国锅小区二三事(一)

前田と栗林:

好久没写过东西了堆堆自己的脑洞_(:3J Z)_ 文化水平早就饭吃了_(:3J Z)_ 希望写着写着能慢慢找对感觉_(:3J Z)_

CP的话大概就是大吉和信兰了吧 虽然我是个兰信(

指错和提梗大欢迎 是说真的有人看吗(你丫

0

战国锅小区。

这是个能在不知不觉中学到很多历史知识的小区。

 

1

清晨。

大石熟练地架好梯子,唰唰唰往上窜的速度不逊职业溜门盗锁的小偷。很快他就找到了熟悉的窗户,大石满意地一笑,伸手一抬。

哟呵,学会上锁了。

大石在心里欣慰了下这人总算有了点自保意识,然后开始死命敲窗户。

“喂!!吉良!!吉良啊,吉良!!”

“吵吵吵吵什么啊,大清早的信不信我去物业那告你扰民啊……哈……”窗户被人从里面推开,吉良穿着睡衣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不耐烦地问,“呐,找我啥事?”

“找,找你能有什么事,当然是……给你送早饭啊~”大石晃了晃手里的袋子,笑容好似一朵盛开的菊花。

“哦,哦,谢谢啊。”明显还没从睡眠状态中清醒过来的吉良迷迷糊糊地接过早餐,迷迷糊糊地冲大石一笑,“然后呢,还有啥事?”

“呃,那个,你别穿这样站窗口了,容易着凉……”

“哦,还有呢?”

“没了……”

“那我回去了,哈……拜拜。”

“拜,拜拜……”

“嘭”窗户在面前被关上,大石靠着梯子,恨不得往身上抹点水泥把自己埋墙里。

看来今天也不是个复仇和恋爱的好时机啊。

 

不远处的绿化带,两个人正努力地藏身于快被行人踩秃了的草坪中拿着望远镜观察这边的一举一动。

“啧,什么‘用早饭的香气使得吉良放下心防然后一举进攻拿下吉良的首级’,大石到底行不行啊,不行我上啊!”yasusu吐掉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啐道。

“不要这样说嘛,我觉得爸爸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主税放下手里用来掩护的两根可怜的小草,啊好饿啊我也没吃早饭啊……

“切。”yasusu瞥了主税一眼,那个脑子里塞满恋爱的家伙还能有什么想法,比起破吉良的门他更想破吉良的床吧。

堀部安兵卫,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出色的吐槽役。

“话说回来,源吾呢?”

“啊,他早就饿的不行去吃饭了啊。”

“那总右卫门呢?”

“他说要睡美容觉根本就没来啊。”

“……”

堀部安兵卫,严肃的思考起了AKR这个组合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另一边的小区广场,七本枪已经做起了晨练。福岛正则因为昨晚喝得太多收枪的时候又一次砸了脚,五本枪平君一直惦记着熬汤的玉米又不够了挥枪时一不小心打到了六本枪槽君的头,吓的这位迷失在世间的最后一个天使扑腾着小翅膀直往七本枪片君怀里钻。

路过的杜金信长大人拎着手里的鸟笼,感慨着年轻人就是好啊,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还是尾张第一傻呢。

 

以上,就是战国锅小区平和一天的开始。

 

“我只有你啊!!阿兰!!!”

 

咦?

 

02

“我只有你啊!!阿兰!!!”

在响彻小区的一声悲鸣中,战国锅小区不平和的一天开始了。

公寓拐角处先后冒出一红一蓝两把扇子,然后是一金一棕两颗小脑袋,两人兴致盎然地看着公寓门口定期就要上演一次的好戏。

“阿兰你别走啊我用明智的首级发誓我绝无二心啊你是我的唯一啊~”信长抱着兰丸的大腿一边哀嚎着不让他迈步顺便还不忘摸两把吃点儿豆腐。

“好,你说你绝无二心!”阿兰弯下腰掏出信长兜里的手机,“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多OKUKARA姑娘们的号码?啊,还有这么多通话记录……”

“就……偶尔聊聊护肤的心得什么的……呗……”

“到现在你还要说谎吗?好,好……我不打扰大人和OKUKARA酱们愉·快·的交流了,告辞。”

“阿兰你再听我解释解释……”

“够了!”兰丸奋力挣开信长的双臂,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坐在地上一脸黯然的信长,利铃和家铃摇着头努力的挤出了一个同情的表情。

对面公寓的阳台上满满当当地挤着出来看热闹的德川家15代将军,家定一边看一边直咂嘴,“啧啧,诶你们说这次他俩能吵多久?”

“赶快复合啦,他俩一吵架整个小区都过不上好日子。”家茂被挤的心烦直接一屁股坐地上扇起扇子。

“他俩好的时候整天腻腻歪歪的也很烦好吗我还未成年耶看到的都是什么啊……”家继崩溃地捂住眼睛。

“谁让你老往那边瞅的个破孩子不学好!”吉宗狠狠地巴了下家继的头。

“呜居然敢跟我的OKUKARA酱们通电话不可原谅啊……”秀忠扒着阳台的栏杆恨不得直接翻下去掐死信长。

“撒,这次究竟会吵到什么时候,谁知道呢……”家康合上扇子,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诶你的角色设定有这么机智吗?”家齐偏头看了一眼准备回屋的大御所。

“嘛剧情需要啦剧情需要。”家康背对着他随意地挥了挥手。

 

信长依旧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活脱一个被狠心父母抛弃的孩子,好像这样他那个“狠心的”兰丸就会立马回来拉起他回家家一样。结果当然是不可能的。

要不是前后左右还有这么多人看着49岁的织田信长能直接哭出来。

正委屈着呢,眼前突然出现一朵蔷薇,信长抬头,千千石ミゲル正一脸深情的看着他,“你相信命运的红线吗?”

“哈?!”

 

当这些消息传到物业办公室的时候,后城市二人组,打从心底感到了绝望。

tbc

   
© 臨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0)
  1. 臨玉前田と栗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