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玉

臨也LOVE
近期戰國鍋沉迷ing

《信长协奏曲》原作与真人版前两集对比,及对后续一点猜测

晚风竹:

  很多人都说,漫画里的三郎一上来就开挂,实际上他是变了,也成长了的。只是作者描写得相当含蓄,这也是她的一贯手法。

  刚穿越过来那段,原作和真人版,实际上情节相差并不是很大。原作开始的时候,三郎也说过”谁要当什么信长!我要回原本的时代!“ 然后试图从高处跳下穿越回去,这时候,他是连”代替信长取得天下不要改变历史“的想法都没有的。当察觉回去不是那么容易,他才有了要在这个时代认真过下去的打算,才去找课本想获得一些参考。

  之后三郎与归蝶外出”约会“,收到了前田利家和佐佐成政。这一段里也顺便展现了三郎这段时间的施政——废除关所,开放边境,繁荣商业,以及打破常规任用人才不论资历。动画虽然因为篇幅大量删减,却也没有删掉这段,于是我们即使看简略的动画也可以知道,距离穿越已经过去了一阵子,三郎作为领主也实实在在干了许多事。——真人版里让前田二人直接来投,除了告诉我们”这两个人以后要出场来露个脸“,对展现人物没有任何帮助。

  平手政秀死后,三郎手持他的扇子,一个人在树上坐了很久。随后,对外公布了”平手政秀以死劝谏而切腹“的消息。因为身为武士,被来历不明的人杀掉是一种奇耻大辱。这种武士精神,对现代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但这时的三郎他却已经了解,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也意味着,他已经是合格的战国武家了。这一事件之后的三郎,也坚定地说出了”我会取得天下“。

  无论真实的历史上,还是原作中,平手政秀都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人物,真人版却将其完全删除,将他的一部分特质交给了池田恒兴。事实上,真人版这个池田恒兴恐怕还融合了未来光秀的一部分特质。我是不太了解向井理啦,不过有必要为他加戏到这种程度吗?

  上面这一系列成长,是在去见斋藤道三之前就已经完成的。

  道三这段改动太大,跳过不说。原作在这一段的时间线上是相对遵循历史的——这时候,信行还没死,并起兵反叛,却没有民众支持而败北。在信行身边的柴田胜家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之间,三郎已经收揽了民心。接下来则是又玩了一下”信长装病诱杀信行“的历史梗。信行切腹后,作者只给了一格画面:三郎独自坐在树下,看起来依然很平静。没有旁白,当然更没有心理描写。但我们知道,他并不是真的不在意。

  这是到真人版前两集的进度时,漫画原作的进展。在原作里,我们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三郎穿越过来,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日子了,他也逐渐开始向历史上那个信长靠拢。而真人版,我想观众大概会觉得这两集里只过了不久,主角的成长也极其有限。

  事实上,按照目前的进展,真人版这个”爱与正义“的三郎,想要成为历史上那个信长,比起原作,要困难得多,未来几集必须变化速度增加好几倍,否则就赶不上。或许该说:需要开的挂要更加大得多。

  原作中火烧比睿山这段当时震到我了。进攻延历寺是光秀提出的,但我想,三郎终究是现代人,对这样大屠杀式的做法心里终究还是与那些火与血中生活的人不同。若他反对,光秀执意执行的话会如何?该不会这件事最后会成为两人之间的心结吧?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一切,就那么平静地发生了。三郎平静地在会议上宣布进攻的命令,面对惊愕的家臣平静地说”反正现在周围都是敌人“。当比睿山化作一片火海之时,刚到战国还不久的弥助说:”信长你真是身在可怕的地方。““……毕竟是战国时代嘛”画面上是三郎平静的脸。我这一瞬间才意识到,三郎不是代替了谁,不是在扮演谁,他,”就是“信长。在读者不经意间,一切已经无法逆转。

  真人版的这个三郎,即使成长了,我也无法想象他会变成这个样子。加上目前的池田恒兴又抢了一点原作光秀的特质,很有可能光秀的人设会有所改变。虽然”协奏“这一点肯定不会变掉,但性格或许会不太一样。像火烧延历寺这段,说不定就会变成我最早的那种猜测。——尽管我希望这种猜测是错的。

  这两集究竟经过了多长时间呢?

  原作和真人版其实是不同的。真人版留给三郎成长的时间的确要少一些。




  真人版比原作要晚两年。

  这是为了配合真人版修改过的性格。因为信长的父亲织田信秀历史上死于1551年4月8日,改成这样,就是让三郎刚穿越就被迫挑起重担。否则过来两年还这样软弱不成熟那就不叫成长叫停止生长了。

  但即使真人版打了这样的补丁,也只能补上这一个内容,到了岳父那边就补不上了。依然不够合理,只能让人被迫抛弃时间观念。

  斋藤道三与织田信长在正德寺会面的时间是1553年,而他死于1556年5月28日。这中间隔了3年。原作中,叙述了这3年里三郎在道三的帮助下获得了大量火枪,并平定了尾张大部分。然后1556年斋藤义龙反叛。到这时,距离三郎穿越过来的日子,原作里是过了7年,而真人版则应该过了5年。

  好了,现在问题来了,真人版里的三郎,看上去像在战国呆了5年,和归蝶也相处了5年的样子吗?

  所以,有人说原作里三郎刚穿越还能过度淡定开挂太大的问题其实并不存在。因为,除了最最开头的几个镜头,我们所看到的三郎,实际上都已经是在战国这个乱世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了。所以,弹幕里觉得三郎成长太慢的人其实很多都是对照了历史时间,真的一想就让人觉得着急啊。

  真人版再怎么改编,终究要走历史线。一切都会按着历史上的时间发生,虽然细节不同,但留在史书记载里的却是同样。原作里的三郎虽然画风没变,依然是那张年轻的脸,但最近的连载字里行间已经显示出他如今已步入中年。而真人版要保持现在这种”真实可信的普通平凡高中生“状态到多少年呢?


  其他一点感想:

  目前来看,日剧是最普通的那种视角——一个现代人看古代,用现代的做法改变古代。但原作真不是这样,我也是看到后面才发现,漫画里几乎从来没有正面描写过作为主角的三郎内心活动——在重要转折的时候一次也没有!(除了早期有几句“想吃猪排饭”之类的)这实际上是一部“战国人看主角”的作品,而读者,除了知道三郎来自现代,同样对他内心一无所知。

  贴吧有人问,三郎不想他的父母吗?我觉得,他会想。

  他心累的时候会去爬树,但爬树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呢?没有人知道。也许在他无数次溜出去爬树眺望远方的过程中,有很多次是想父母,可我们读者看不到他的内心。

  开头看着那些古代人把三郎的各种逗比行为复杂化想象成高大上的阴谋,只觉得好笑。但看到现在,终于完全理解了他们。三郎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人啊,开头也许有误打误撞的成分在,但到了后面,像金崎的逃跑,雨中对朝仓奇袭,那已经是“信长”的决断,而不是碰巧和依赖历史知识的照葫芦画瓢。

  因为确定了三郎是真有实力,所以必须承认他不少看似没考虑就做下来的事其实是深思熟虑过的。但很要命的是,即使是读者,也没法分辨出他究竟哪些时候是真抽风,哪些时候是有深意。而三郎又太万事不萦于心,有时候我作为读者都会想,这么超脱的人怎么可能存在啊?因为不敢相信,所以恐惧,其他人的态度再正常不过 。

  觉得石井步很厉害的一点是“平和”,怎样悲惨的事情她都可以哀而不伤。蝮蛇、平手、森可成的死都让人伤心,却无损作品的总体基调。所以明知半兵卫多半会死于猴子,光秀会背负背叛者的污名,柴田会和萌阿市一起葬身火海,池田死于小牧长久手……还是想追下去,相信她能让我接受这一切。

   
© 臨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5)
  1. 臨玉晚风竹 转载了此文字